洪井新闻

洪井新闻>社会>深圳13岁小翻译,说日本话取日本名,抗战结束才知是英雄

深圳13岁小翻译,说日本话取日本名,抗战结束才知是英雄

阅读:685 作者:匿名 发布时间:2019-11-11 07:31:04

作者:雅克西

声明:士兵说原创,剽窃必须调查

初中教科书中的许多人都读过法国作家杜德的一篇文章,“最后一课”本文讲述了法国在普法战争中战败后阿尔萨斯和洛林割让给普鲁士的情况。普鲁士占领军不仅想占领这片土地,还从灵魂上征服了这里的人民,所以他们命令法国学校用德语教学。爱国的法国人民最终带着悲痛和告别接受了最后一课,热爱国情,痛恨亡国。

事实上,这种极其邪恶的征服不仅被普鲁士人使用,而且被许多侵略者使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甚至将此与侵略中国战争中的血腥屠杀结合起来使用,这在更长一段时间内对我们岛屿的统治产生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占领一个地方后,他们会强迫学童接受“奴性教育”,试图培养出新一代“温顺的公民”,能够“与日本人心灵相通”,进一步将中国人转化为“日本臣民”。他们的意图甚至比屠刀更危险和邪恶。

1938年,日本占领了广东的大部分地区,位于广东和香港之间的深圳成为日本人占领的重要阵地,因为日本不得不为进一步入侵香港岛和东南亚做准备。

占领深圳后,日本人立即号召学童学习日语,其中包括10岁的陈薛敏。

陈薛敏聪明足智多谋,学习能力强。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他可以流利地与日本军队沟通。此外,陈敏又可爱又可爱,所以日本人招募他为驻扎在这里的日本冈田部队做“小翻译”。为了赢得孩子们的好感,日本人尽可能友好地对待他们,并给陈薛敏起了一个日本名字“铃木三郎太”。

虽然陈薛敏很年轻,但他有一种简单的爱国主义。他经常看到这些侵略者残酷对待他们的同胞,听到他们肆无忌惮地吹嘘他们杀戮和强奸的“光荣事迹”,并且从心底里憎恨这些残暴的侵略者。

一天晚上,一个不速之客突然来到陈敏的学校。他告诉陈薛敏,他是东江纵队的交通警察。陈薛敏一听,喜出望外。

令人高兴的是,他早就知道东江纵队是抗日战争时期活跃在香港岛的一支抗日武装力量。他们伏击,建立炮兵建筑,消灭叛徒,使日本军队心慌意乱。陈薛敏经常跟随日军在纵队进攻后赶到现场,并暗自高兴地看到日军伪军死伤。现在他真的很高兴亲眼看到这些抗日英雄。

很惊讶,因为陈薛敏虽然年轻,却知道他在为日本人工作,他不知道游击队是否会惩罚他。

令我们惊讶的是,一些人钦佩地说,游击队知道日本军队里有一个尽职尽责的“小翻译”。他们总是抓住机会帮助他们的同胞,甚至主动帮助他们撒谎和误译,以便一些被捕的游击队能够逃脱。所以他们认为这个小翻译可以发展成游击队员。

来人要求陈敏更加注意日军的文件以及与他们交谈过程中透露的信息。有价值的信息应该尽快传送,并且应该告知传送方式。陈薛敏欣然同意。

从那以后,陈薛敏依靠他在日军的工作,经常注意日军办公桌上的文件,聚精会神地听日本人聊天时透露的信息。

后来,日军转移后,陈薛敏为日本经营的安东外国公司担任翻译。虽然这家外国公司不是军队,但都是退休的日本军官。它拥有和它一样多的有价值的情报,甚至是更多的商人身份。因此,这些傲慢的家伙更直言不讳,透露更多信息。

陈薛敏的消息使日军几次突袭失败。日本人开始怀疑陈薛敏,所以他们把他和宪兵绑在一起。宪兵队长戴上一套可怕的酷刑工具来恐吓陈薛敏。陈薛敏故意假装极度害怕,哭了起来,但只说他是无辜的。宪兵队长拔出军刀,把它套在陈薛敏的脖子上。他喊道,“我要数三次,如果你不承认,我就砍掉你的头!”

陈薛敏目睹了许多日本侵略者杀害同胞的可怕场景。他知道这些野生动物会照他们说的做,但他仍然拒绝承认。

数了三遍后,宪兵队长奇怪地叫了一声,给了陈薛敏一把锋利的刀。这把锋利的刀可以立刻砍头。陈薛敏立刻觉得自己完了,但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还活着,睁开了眼睛。原来,日本军队只是用刀背狠狠地打了他一下。

日军看到陈薛敏浑身是汗,仍然说不出话来。他们认为这孩子不会说谎,所以就放了陈薛敏。

陈薛敏加入东江纵队,成为一名小游击队员。日军投降后,驻扎在深圳的日军也拒绝向东江纵队投降。陈薛敏作为翻译,跟随游击队来到日本军营,命令日寇立即向东江纵队投降。

这位日本军官看到这一幕感到震惊:这个小游击队员不是几年前在他的指挥所里的“铃木三郎”吗?

日本军官问:“三郎,你真的是游击队员吗?”

陈薛敏骄傲地抬起头喊道,“我不是铃木三郎,我是陈薛敏,东江纵队的一名战士!”日本军队目瞪口呆,最终投降了。

吉林快3 500彩票 快三彩票 台湾宾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