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井新闻

洪井新闻>文化>诺奖,为什么偏偏选择那个狂妄的、砸人场子的彼得·汉德克?

诺奖,为什么偏偏选择那个狂妄的、砸人场子的彼得·汉德克?

阅读:4514 作者:匿名 发布时间:2019-11-06 22:05:40

资料来源:《新民周刊》

"他以其具有语言独创性的深远作品探索了人类经验的外延和特殊性。"

竹子

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结果将于2019年10月10日下午7点公布(瑞典当地时间下午1点)。瑞典文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将授予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Olga Tokarcuk),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将授予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以表彰他们的文学成就。

评审团授予彼得·汉德克的奖项是:“他以其具有语言独创性的深远作品探索了人类经验的延伸和特殊性。”

彼得·汉德克

彼得·汉德克是近年来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彼得·汉德克(1942—)出生于奥地利格里芬。他是奥地利小说家、剧作家和当代德国文学中最重要的作家之一。1965年,汉德克在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大黄蜂》后放弃了学业,成为一名自由作家。200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耶利内克称之为“活的经典”。他的戏剧《责骂观众》在德国文学中引起了轰动。卡斯帕被业界认为具有与等待戈多相当的地位。自2013世纪视觉/上海人民出版社以来,先后推出了他的《慢归故里》、《责骂观众》、《守门员面对点球大战的焦虑》、《痛苦的中国人》、《多余的悲伤旋律》、《走向第九王国》、《陌生的时间》、《左撇子女人》和《论疲劳》。

2016年10月,彼得·汉德克访问了中国。在一次采访中,彼得·汉德克说,“我不是德里达或罗兰·巴特。我是一名作家。这是世界上最棒的工作。”北京活动的嘉宾是北京大学教授戴锦华和嘉宾主持人邱华栋。他说了一系列诙谐的话,用问答的方式解释了“我们时代的焦虑”这个问题。除了普通读者之外,作家、评论家安智、评论家朱琦和艺术家王旺旺也坐在观众席上,一起聆听大师的演讲。

关于彼得·汉德克,最著名的笑话是他的“砸场子”。1966年4月的一天,初出茅庐的学生彼得·汉德克在“47俱乐部”(德国作家和1999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君特·格拉斯也在其中)的美国聚会上痛斥当时的德国文学为垃圾。撇开彼得·汉德克当时对德国文学的批评是否正确不谈,我们应该知道20世纪是伟大文学大师的世纪。普鲁斯特、卡夫卡、乔伊斯、博尔赫斯和其他人在彼得·汉德克走上文学道路之前就已经竖立了山峰。文学的全球化已经实现。你怎么敢傲慢?

彼得·汉德克年轻的时候

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他创作了四首《慢归故里》,包括《慢归故里》、《圣山启示录》、《儿童故事》和《关于村庄》。《慢归故里》的中文版包括两部小说《慢归故里》和《圣山启示录》。

《慢归故里》的结构和文本并不复杂。它分为三个部分:“史前形式”、“禁区”和“法律”,分别对应于英雄、地理学家索格(sorgue),在阿拉斯加,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校园里,在他返回欧洲的路上。《考克斯书评》说:“慢慢回到家乡描述了一个自我疏远的人和这个世界之间不断变化的关系,超越了他粗糙麻木的灵魂。”汉德克没有回答是什么导致主人公索格“疏远了自己”,他的灵魂变得“粗糙麻木”。

在一次采访中,汉克说他讨厌阴谋。《慢慢回到故乡》没有情节。然而,传统的全知视角在视角上被采用。从冷叙述的开始到结束,整部小说可以说已经消除了传统谚语的所有元素。没有低潮,没有高潮,也没有g点。读者不可避免地乏味无趣。这自然是汉德克的有意选择。如果说《慢归故里》中有什么隐喻的话,那就是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包括人类的困惑,都有因果,就像宇宙不一定有因果一样。在《慢慢回到家乡》的结尾,索格似乎有了一些顿悟。宇宙的永恒是一种和谐和宁静。人类是否存在并不重要。索格的焦虑自然被驱散了。

与《慢慢回到故乡》相比,《圣山启示录》更容易阅读。在我看来,《圣山启示录》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小说。这更像是旅行笔记、绘画欣赏(塞尚)和创造性谈话的混合。这里可以找到一些关于“慢慢回到家乡”的问题,比如创作动机。

像《慢回家》一样,汉德克的小说与传统小说大相径庭。“守门员在点球面前的焦虑”曾经出现在屏幕上并成为热门。《守门员在点球面前的焦虑》被一个侦探故事所覆盖,伴随着一个语言游戏叙事。单一的独白和意识流使读者在描述语言和描述对象之间的巨大张力中感受到作品的内表面。《走向第九个王国》是汉德克前所未有的宏大叙事尝试。它继承了作者的基本美学原则,融合了历史记忆和现实思维。《左撇子女人》是汉德克“新主题”叙事时期的巅峰。这部小说也被拍成电影,再次在德国文学中引起轰动。这部小说还展示了自我体验和生存问题。在《没有欲望的悲歌》中,对母亲故事的描述和对叙事美感的反思交织在一起。

彼得·汉德克戏剧的另一个主要成就是在1966年4月,在他抨击“47”俱乐部两个月后,法兰克福的《责骂观众》首映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责骂观众》的出版可以说是他美学追求的一种宣言。这种“说戏剧”完全否定了传统的戏剧规则。它的空间是观众的空间,时间和情节也是如此。1968年初,他出版了《说戏剧》卡斯帕。这部戏剧的主题是对个人使用同一种语言。卡斯帕开创了戏剧实验和语言批评的高峰。如今,汉德克的《卡斯帕》已经成为德国戏剧中排练最多的作品之一,在现代戏剧史上的地位堪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

随着彼得·汉德克获奖,这位大多数读者不熟悉的作家肯定会掀起一场新的阅读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