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井新闻

洪井新闻>教育>70年 良匠筑梦 职教兴邦

70年 良匠筑梦 职教兴邦

阅读:1530 作者:匿名 发布时间:2019-11-08 17:13:04

这个问题集中在

从职业学院的变迁看职业教育的发展

南京信息技术学院自1953年成立以来,几乎经历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每一个时期。南京信息技术学院不止一次因为时代的变化陷入困境,但它从未改变培养人才的想法。新中国成立以来的70年也是职业教育在大国不断培养工匠、帮助国家从贫困走向繁荣的70年。今天,职业教育继续在把中国从一个制造大国转变为一个制造大国的道路上发挥它的力量。

从手工操作汽车、铣、刨、磨车间,到整个智能生产线实训基地;

从收音机和电视机的组装到物联网和现代通信网络的形成,智能机器人的组装;

从为国家培养技术干部到为行业培养技术人才;

从传统专业到信息技术专业,再到专业群和技术集群,技术与产业交叉融合...

打开时间之门,一所学校的发展就像是这个国家一万多所职业学院中的沧海一粟。然而,即使一滴水也和整个海洋一样起伏不定。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让我们走进一所职业学校,探索职业教育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同共振的潮流脉搏。

废弃造船厂的学校

在南京信息技术学院校史馆,有一款由学校自主开发的品牌产品——三秦广播。它默默地见证了技术、生活和学校的变化。

刚刚进入20世纪中叶的中国既贫穷又贫困。收音机、缝纫机和自行车统称为“三大件”,是普通人“好日子”的象征。无线电背后是支持国防、科学技术、通信和许多其他领域的无线电产业。

1953年,新中国启动了第一个国民经济五年计划。中国借鉴苏联的经验,率先恢复工业基础。作为优先事项之一,无线电产业从零开始,急需大量人才。“建设无线电工业学校”被列入“五五”计划中苏联对华援助的156个重点项目。

“当我们讨论开办什么类型的学校时,是苏联专家建议建立中等专业技术学校。因为中专的培训周期短,而且有实用人才。”参与学校筹备工作的老校长于佳琪回忆道。

这种办学方向与新中国职业教育的设计相吻合。当时,各行各业基础薄弱,人才匮乏,导致国家把职业教育集中在中等教育阶段,建立了以中等技术学校为主体,工业企业办学的职业教育体系。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以下简称“南武”)诞生于当时的第二机械工业部,培养无线电设备制造专业技术人员。

为了赶上新建工厂,第二航空航天部要求学校在准备建设时招生于佳琪说,“这里没有教学楼。我们在南京郊区一个废弃的船厂建造了一座稻草屋作为临时校舍。没有教材。我们拿着苏联的原始教材,边翻译边教。每个人都情绪高昂,似乎处于战争边缘。”

中国职业教育的发展始终与富国和富国的使命感紧密相连。第一次开幕式在于佳琪的记忆中仍然记忆犹新。没有桌椅,没有礼堂。老师和学生坐在地板上,一眼就能看到滚滚长江。

“教育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这是马克思主义教育理论的精髓。在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初级阶段,这一理念在教育领域得到了实践,职业教育与生产劳动的联系更加紧密。

南武成立之初有四个专业:无线电部件制造、无线电机制造、电子真空设备制造、电话和自动电话站制造。每个专业都有自己的车间,每个车间都有自己的产品。

“当时,人们理解,如果学生想参加劳动,他们必须参加真正的生产劳动。车间生产钻机;第二个车间生产电力变压器,第三个车间生产无线电,第四个车间生产电子管。”于佳琪回忆道,“大多数实习导师都是从工厂调来的高级技师和老大师。”

1959年,南京成立电视台,将发射和接收设备的开发移交给学校。这个装置的金属外壳是由学校八年级钳工赵高铭制造的。此外,学校还试图开发“遥控拖拉机”、“模拟计算机”和“电子气象设备”。

于佳琪认为,“顶用”是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的核心本质,也是南京广播工业学校向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发展的一贯教育理念。

“我一上班,就发现我已经在学校学习了!我们学校毕业的人可以给职工讲课,组织车间生产。”1963年校友、内蒙古tcl集团前副总经理Xi·尹畅说,他为自己的母校感到骄傲。东方红一号是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于1970年,是在我们同学的参与下建成的

据统计,从学校成立到“文化大革命”,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共培养了1万多名毕业生,分布在全国无线电研究、制造和应用领域,为中国电子工业的起步和发展提供了直接支持。

当时,南武不仅在全国闻名,而且在海外也很有名。作为外事接待窗口单位,周恩来、陈毅、Xi中训等国家领导人陪同国际友人来访。三秦电台也是作为礼物送给西哈努克王子的。

职业教育的道路不是一帆风顺的。回首过去和现在,于佳琪感慨道:“当时的学校充分体现了计划经济的特点。当国家无线电产业急需人才时,学校就大规模地发展起来。当无线电产业萎缩时,学校规模也会缩小。我国的工业在20世纪50年代经历了很大的起伏,所以学校也经历了很大的起伏,造成了办学上的困难。”

“文革”期间,南武直接变成了工厂,人才培养功能不复存在。

市场海中学游泳

"把全党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在隆冬给中国带来了春天的消息。

会议结束后仅四天,第四机械工业部就写信给江苏省革命委员会,“决定选择另一个校址来恢复南京广播工业学校”。

1981年,南京广播工业学校在南京外的沧博门镇恢复招生。由于缺乏教师和空间,在复课的头三年,学校只开设了一个专业----无线电技术,每年招收200名学生。

"只有一栋四层教学楼、一栋宿舍楼和一个食堂。"王维平大学毕业后,老南武子回到学校教书。小时候,他穿梭于宽敞的校园和宏伟的教学楼之间。他不能接受学校在他面前的新面貌。

然而,在这样的条件下,学校的第一个想法是恢复实习工厂。根据学校历史,在1982年,学校已经建立钳工实习和电工实习。和过去一样,学校为学生找到了真正的工作任务,具体内容从组装收音机变成组装12英寸黑白电视。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当无事可做的时候,在中学里学习很受欢迎。广播专业被更广泛地使用。毕业生不能离开江苏而不被抢劫。除了传统的无线电设备制造企业之外,电视台、广播电台甚至紫金山天文台青海电台都出现在学校的就业档案中。

供需繁荣,新校园即将建成,生活越来越好...当1987年铃声响起时,年轻的老师施泽波自信满满,准备在新学期全力以赴。然而,施泽波和老师们开始“分散”。

“我不能忘记今天发生的事情。”施泽波记得他前一天刚从旧校区搬到新校区,第二天上级宣布“隶属于电子工业部的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Nanjing Radio Industry School)调到江苏省,江苏省由江苏省电子工业部归口管理”。

“原来,我们是正厅级。一旦我们把它放在适当的位置,它将会完全不同。”施泽波回忆道,“更重要的是,宿舍楼还没有完工。在计划经济时代,基本建设资金每年分配一次,用完就返还。现在资金来源被切断,学校陷入财政困难。”

"学会在市场的海洋中游泳."电子工业部的领导在会上向学校丢了一句话。

“当时,我不是很明白,但我忍不住。我们不是唯一被委派的人,而是大量的下属企业。”施泽博说。

当时,中国尝到了改革的好处,开始感受到传统体制和机制的制约。1987年,国务院发布通知,要求“各部门要按照精简行政、下放权力、政企分开的原则,尽快取缔机械制造企业”在这次改革中,电子工业部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过去,我们是按照行政指示做我们的专业的。一旦我们放手,没人告诉你我们要做什么专业。这是个错误。此外,1988年以后,毕业生的就业也从分配转向双向选择,然后完全商业化。必须仔细考虑市场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施泽博说。

权力下放后的第一个假期,南武的老师没有休息。他们去了乡镇企业的发源地苏州,探索他们的需求,寻找南方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市场。从那时起,市场调查已经成为一种学校实践。机电一体化、计算机、电子外贸、通信设备制造...南武开始“扩大”它的特色,达到顶峰时的48个。

"这个国家最早的专业之一已经被调查过了."王维平说,“20世纪90年代初,江苏昆山开始吸引台资企业,成为中国电子产品的重要制造中心。台资企业的主要业务之一是生产印刷电路板。我们看到了需求,率先在全国开设了“印刷电路技术”专业。”

学校与当时国内最大的pcb制造商南亚龙腾公司合作,在学校建立了一条生产线,引起了轰动。“当时,学校投资200万元,需要大量的能源。但是,我们的学生毕业后将能够直接进入企业,这是值得的!”王维平说:“直到今天,如果你随便问我,如果真的发生了,南武就会毕业。”

产业链中的上游需求

世纪之交,中国的经济、科技、文化日新月异,信息化浪潮汹涌澎湃。无线电产业与通信、计算机、互联网等技术的交叉融合,拓展了“信息技术”和“信息产业”的外延,拉动了教育跨越式发展的新模式。

高等教育招生规模的扩大和高职院校的大规模建设对传统中学提出了更大的挑战。2002年,经过多次挫折,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被江苏省政府批准在原有基础上建立南京信息技术学院。

升级医院只是长征的第一步。"高等职业学校和中等职业学校有什么区别?""当我们的学生受雇于同一个专业时,他们如何与本科生竞争?"......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问题。数据显示,随着扩招政策的推进,从1999年到2004年的五年间,大学毕业生人数从80多万激增至280多万。对于职业教育来说,学生的素质、培训方法和就业机会都面临着新的形势。

随着国家层面自上而下的行动,学校找到了答案。2005年,教育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评估的若干意见》,这是第一次对独立学院进行评估。

“评价指标体系是高等职业教育的指南。全校围绕指标体系开展了大学习、大思考、大讨论,从思想上完成了从中专到高职的升级。”当时的评估办公室主任史泽波回忆道,“因为它一直是一所工业学校,所以接近企业似乎是合乎逻辑的。通过评估,我们更确定这是职业教育应该采取的方式。校企合作是学校的特点,必须坚持。”

最后,全校对办学特色达成共识——“围绕市场办学,设置与行业密切相关的专业,按岗位设置课程,加强人才教育质量”

为满足行业需求,已建立的无线电技术专业催生了电子信息工程专业,而无线电专业专门研究强射频和微波技术。通信技术专业已经从通信设备制造向通信工程服务方向发展,为学院服务。富油计算机专业已经进入软件领域……”“从“十一五”到“十三五”,我们牢牢抓住了服务信息产业链的生命线,而不是从任何专业热潮开始。”学术办公室主任许李因说。

校企合作已逐渐成为学校各专业人才培养的常态。然而,老师们发现更难深入学习:“订单班”在第三年将难以维持。企业反馈和全班制招聘将给管理带来困难。为了建立一个“中学工厂”,企业应该有效率,期望学生固定他们的工作岗位,而学生应该学习,希望轮换更多的岗位。

在这个节日里,教育部和财政部于2010年启动了第二轮“国家示范性高职院校建设计划”,重点支持100所高校建立国家骨干高职院校,给学校带来新的思路。

“这一轮建设特别注重产教结合体制机制的创新。我们重新设计了校企合作。”许李因说,“过去人们常说,人们是根据工作要求接受培训的,但这不足以在将来要求工作。人们应该去目标企业的上游就业,例如提供生产设备和研究开发新技术标准的企业。如果与这样的上游企业合作,学生将在下游企业找到工作,这将非常受欢迎。”

南方信息研究所将这种合作模式命名为UPD(上-平台-下,上游企业-平台-下游企业)。第一个测试是通信研究所和中兴通讯的合作。中兴通讯需要为客户提供售后培训,但没有足够的教师。这所学校有经验丰富的教师,但他们无法获得最新的技术。结合双方需求,企业在学校建立了客户培训基地,学校教师和企业培训师组成了一支混合团队。

“中兴通讯生产的最新设备将首先交付给我们。对参加培训的客户企业的观察表明,我们的学生已经掌握了他们所学的知识,他们通常会买回设备并带走毕业生。”传播学院院长唐心怡说。

这条路已经完工,学校已经成功复制了许多专业,如质量检测和工业机器人。这种新的校企合作模式获得了国家教学成就奖。

专业团队建设寻求转型

今天在南鑫医院校园里,智能小屋实现了远程控制和自动调温。在实验室的无人沙盘上,汽车穿梭于模拟城市之间。

信息技术正迅速扩展到生产和生活的各个领域,一切互联互通的时代已经到来。在以信息化为特征的新一轮产业革命中,中国正在利用新技术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和赶超。

与此同时,该行业校友的反馈发人深省:“在过去,老前辈们学到了一种技能,并终生工作。目前,一项技术可以持续三到五年。”

职业教育如何为国家战略服务?如何应对市场需求?《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了“中国特色高层次职业学校和专业建设规划”和“着力建设一批引领改革、支撑发展、中国特色和世界水平的职业学校和专业群体”;引导职业教育为国家战略服务,融入区域发展,促进产业升级”。

信息技术的演变以一体化为特征:技术和工艺的跨界一体化,技术和工业的跨界一体化。传统的中专院校如何,如电子信息、通信、微电子等。,根据技术或学科的发展趋势建立适应的技术集成?随着“双高中”的实施,学校通过专业群体的复合培养,完成了迎接技术整合挑战的战略转型。

“一个群体中有几个专长,它们本身就能产生杂交。课程设计采用“底层平台类+专业模块类”的模式,各专业可以相互选择。在学校里,学生可能无法学习将来要使用的技术,但是他们可以学习思考,知道技术可以通过交叉产生创新。这非常重要。”作为改革的设计者,田敏校长解释道。

根据这一理念,南鑫学院将全校专业整合为三大基础技术专业群和四大应用专业群,开始新一轮改革。

"例如,我们把电子信息工程技术和电子产品质量检验视为一个专业团体."田敏说,“当‘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制造’时,瓶颈在哪里?制成品的技术质量管理。因此,我们将电子信息这一古老的专业与质量检测相结合,培养懂质量的制造人才和懂制造的质量人才。”

“据说5g将改变社会。很难想象它现在会如何变化,但它很快就会到来。我该怎么办?”南鑫医院相当清楚:一方面,它应该“扩大优势,做好基础结构”无论什么技术,互联的基础是网络通信,就像铁路的速度一样,道路必须首先修复。不管将来哪种车会在路上行驶,我们都会修路。另一方面,有必要“提前规划和积累技术”。“一群老师应该在下一个专业达到顶峰之前去看一看。当这个专业开始衰落的时候,这群教师已经开始保留并发展下一个专业。”

在电子信息学院的教学楼里,一个叫做“微装配”的新专业刚刚开始。在与中国电子技术集团共同建立的培训基地,学生们正在显微镜下用金线将元件焊接到晶片上。5g,卫星和雷达离不开它,因为精度太高,目前不能更换机器,只能用人眼和手这个专业有多重要?电子信息学院的老师魏欣说,“去年,该组织在学校举办了一次贸易技能竞赛。所有工程师都参加了比赛,第一名被提升为高级技师,分成一个套间。”目前,南鑫学院是唯一拥有微装配实验室的高职院校。

机器和人力是这个时代留给职业教育平衡的两个砝码。自动化生产将普通电路板的制造过程从专业减少到课程。随着电子信息产品向小型化、轻量化和高工作频率方向发展,新的手工技能应运而生。不难想象,随着技术的进步,这个专业教授的手工技能有一天会被机器取代。而职业教育就是在应对一次又一次变化的过程中实现自身的转变。

“在新中国‘南鑫品牌’的70年里,专业发生了变化,名称发生了变化,培训对象发生了变化,技术环境也发生了变化,生活环境也发生了变化。但是,职业教育为国家战略服务的使命没有改变,为区域经济发展服务的方向没有改变,培养合格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目标没有改变。南京信息技术学院党委书记王钟丹说:“现在,党和国家越来越重视职业教育。政策、条件、环境和氛围越来越有利于职业教育的发展。产业转型升级越来越需要高素质的技术和技能人才。可以说,我们赶上了职业教育发展的最佳时期。”

中国教育新闻,第四版,2019年9月21日

福建十一选五投注 香港彩购买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